Tether 的信任危机会成为严重影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吗?

Tether 的信任危机会成为严重影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吗?

Tether 的信任危机会成为严重影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吗?
在本文中,我试图回答以下问题:如果市场对 Tether 失去信心,在短期内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当发生与 Tether 相关的暴跌,谁会受到最大的打击?Tether 的信任危机会成为严重影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吗?就本文的目的而言,我们用「黑天鹅」来指代一个让大多数人吃惊的重大事件。毕竟,加密领域中 95% 的人都认为 Tether 很好。如果你对这个定义不满意,你也可以把它想象成白天鹅事件。对火鸡来说可能是黑天鹅意外事件,对屠宰火鸡的人来说就不是什么黑天鹅事件。— Nassim Nicholas Taleb加密货币市场中美元稳定币的形态2018 年,Hasu 发现 USDT 占比特币流动性的 29%。从那以后,情况变得复杂多了。当前不仅有高出 12 倍的 Tether 在流通,基于 USDT 的交易对还主导着所有中心化交易所 (CEX) 的现货市场,约占交易量的 65%。此外,由于加密货币相关的 TradFi (传统金融) 产品、DeFi 协议和由 USDT 抵押的衍生品的激增,市场的复杂性显著增加。话虽如此,本文分析的重点是受到 Tether 冲击直接影响的 CEX 和 DeFi 市场。稳定币格局截至 2021 年 6 月 17 日,美元稳定币的总市值为 1062 亿美元,其中 USDT 占有 61%的份额。见下图:上图:截至 6 月 17 日加密市场中各大美元稳定币的市场份额。那么,所有这些 USDT 在哪里?CryptoQuant 追踪到交易所的 USDT 储量为 72.5 亿美元。然而,这并不包括 Tron (波场) 区块链上发行的 USDT,Tron 上面发行的 USDT 占到了 USDT 总供应量的一半。根据 Tether 持有量富豪榜,仅币安一家交易所就持有 170 亿 Tron USDT。该榜单还显示,火币交易所钱包中也持有超过 26.8 亿 USDT。这两大交易所持有的 USDT 几乎达到了 200 亿。考虑到这些数字,CryptoQuant 给出的数值似乎低估了。一个更现实的估计是,约 70% 的 Tether 供应量 (437 亿 USDT) 位于中心化交易所。有趣的是,这些交易所 USDT 中只有一小部分出现在现货订单簿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有很大一部分的交易所 USDT 是存在钱包中作为衍生品仓位的抵押品,尤其是永续期货合约。CEX 期货市场本质上就是一个赌场,交易员们使用疯狂的杠杆率来押注加密货币的价格。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撰文时的过去 24 小时内,仅币安的期货交易就创造了 600 亿美元的交易量。重要的是要知道,USDT 永续期货合约的实现是 100% 基于 USDT 的,包括使用 USDT 来抵押、出资和结算。永续合约的价格通过巧妙的激励机制与加密资产价格挂钩,但在现实中,USDT 是唯一在交易者之间易手的资产。这一用例产生了对 USDT 的巨大需求。至于 DeFi,根据 Glassnode 的数据,2.19% 的 USDT 供应量被锁定在 DeFi 智能合约中。但由于 Glassnode 不可能跟踪所有区块链平台上的所有 DeFi 协议,因此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因此我们假设有大约 5% 的 USDT 供应量被锁定在 DeFi 中,这一比例似乎与以太坊上的主要 DeFi 协议中锁定的 USDT 量是一致的:在 Aave、Compound 和 Uniswap 上的 USDT 累计流动性为 17.3 亿美元。其他美元稳定币市场对 USDT 的看法不同于其他「更安全」的稳定币。这种区别有时在交易所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例如,FTX 交易所将 USD (美元)、USDC 和 BUSD 视为等价,而将 USDT 视为一种单独的资产。上图:FTX 交易所将美元和稳定币 (包括 USDC 和 BUSD) 与 USDT 区别开来。考虑到这一点,让我们来看看第二大稳定币 USDC 和第三大稳定币 BUSD 的分布情况。根据 CryptoQuant 的数据,当前交易所储量中共计有 15.9 亿 USDC 和 50.2 亿 BUSD,分别占各自总流通量的 6.7% 和 52%。可以看出,存储在中心化交易所中的 USDC 份额占其总流通量较少。除了这一事实,我发现还值得注意的是,离岸交易所中的 USDC/USDT 和 BUSD/USDT 订单簿的流动性在卖方一侧通常是较少的,也即是说,对于那些想要将 USDT「兑现」为更安全的稳定币 (比如 USDC) 的 USDT 持有者来说,没有太多的流动性可用。上图:截止 2021 年 6 月 17 日,Digifinex 和币安上的 USDC/USDT 订单簿。截图来源:LiveCoinWatch我们再看看 DeFi 数据。Glassnode 报告称,17.22% 的 USDC 供应量被锁定在智能合约中。同样,Glassnode 只考虑来自以太坊区块链的数据,但 USDC 也流通于其他区块链平台中,包括币安智能链 (BSC) 上的 USDC 锚定版本,其供应量达到 18 亿。而 Aave、Compound 和 Uniswap 上的 USDC 流动性合计为 81.4 亿,比这三大 DeFi 平台上的 USDT 流动性 (17.3 亿) 高出了 4.7 倍。考虑到这些数字,似乎有理由假设至少 25% 的 USDC 被锁定在 DeFi 智能合约中。相比之下,Glassnode 数据显示,仅有 0.55% 的 BUSD 锁定在智能合约中的比例看起来要低得多,但这里仍然缺少币安智能链 (BSC) 的数据。BSC 上的交易所 PanakeSwap 中锁定了 7.68 亿 BUSD,且 BSC 上的借贷平台 Cream Finance 还有 2.26 亿 BUSD 可供借贷,这意味着大量的 BUSD 在币安智能链上被使用。因此,30% 的 BUSD 供应量被锁定在智能合约中似乎是一个合理的估计。法币流动性加密货币市场和「传统」法币世界之间的联系一直不稳固。就在最近,币安失去了其美元银行合作伙伴 Silvergate Bank (银门银行)。因此,法币交易只能在一部分交易所中进行。通过查看 Bitfinex、Coinbase、Binance US、Kraken、FTX 和 Gemini (这些交易所占到了 60% 的法币交易市场份额) 上的 USDT/USD、BTC/USD 和 ETH/USD 订单簿,我发现在 0% 至 2% 交易深度的订单簿总计为 2.03 亿美元。请注意,我没有考虑 EUR (欧元) 和韩元 (KRW),而且买家可能希望在 USDT 暴跌的情况下以折扣的价格购买加密货币。因此,在法币交易所上,加密货币的法币流动性合计很可能接近 10 亿美元或者更低。市场整体上有多少法币流动性?这很难说。或许,机构正拿着数十亿美元在场外交易柜台排队,准备买入这轮下跌 (尽管最近数字资产基金的资金流出表明情况并非如此)。此外,机构投资者还可以通过一些受监管的市场 (比如 Grayscale Trust Shares、MicroStrategy stock、Crypto ETFs 和 CME Futures 等) 来获得加密货币敞口,这一事实使情况更加模糊。Coinshares 每周数字资产资金流报告提供了一些对这些市场的洞察。但我认为可以肯定地说,「真正的」法币流动性在加密货币现货市场中扮演的角色相对较小,在重大的 USDT 抛售期间,大部分的行动都将在现货市场中进行。分析虽然上述估计不是非常精确,但稳定币的分布之间也有一些显著的差异。首先,更大份额的 USDT 供应位于中心化交易所(CEX)。迄今为止,USDT 是 CEX 中流动性最强、最稳定的资产,也因此 USDT 对于跨交易所做市商至关重要。USDT 还充当「赌场筹码」,允许人们进入永续期货市场。另一方面,在 DeFi 智能合约中锁定的 USDT 仅占较少份额,因此在该领域中的使用相对而言更少。相反,USDC 作为 DeFi 中的美元替代品和一种避险资产,有大量的 USDC 供应量被锁定在智能合约和区块链钱包中。BUSD 位于二者之间。币安——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了一个以 BUSD 为抵押品的永续期货和许多基于 BUSD 的交易对,因此很大一部的 BUSD 供应量在币安交易所上使用。另一方面,BUSD 在币安智能链 (BSC) 上也很受欢迎,比 USDT 有更好的声誉,所以 BUSD 也在 BSC 上作为一种价值储藏和「DeFi 美元」使用。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如果中心化交易所上的 USDT 持有者选择匆匆 (仓皇) 退出,那他们可以立即获得的 USD、USDC 或者 BUSD 流动性将相对较小:约 440 亿美元的 USDT 将需要与仅约 100 亿美元的法币和 USDC/BUSD 相匹配 (不考虑流动性提供者在恐慌期间会逃离市场的事实,这一点稍后会详细讨论)。Tether 的锚定结构USDT 价格可能崩溃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数 USDT 持有者无法直接去「银行挤兑」。根据 Tether 自己的说法,Tether 只与「专业投资者」做生意。如果一个广泛影响人们对 Tether 信心的事件发生时,比如 Tether 受到当局的镇压,或者对其监管过程中的一个重大披露,亦或者 USDT 价格的闪电崩盘,那么散户交易员只能在 CEX 现货市场和 DeFi 市场抛售他们的 USDT,从而将之换成其他加密货币、稳定币或者法币。正如 2020 年 3 月「COVID 崩盘」所显示的,在不确定时期,交易者将主要购买稳定币和法币。但我们已经知道,没有足够的流动性来让散户们这么做。为何 Tether 的锚定很脆弱?为了充分理解 USDT 的价格为什么会在高卖压的情况下崩溃,让我们先看看 USDT 通常是如何维持其与美元的锚定。对于 USDT 的需求是由于它在 CEX 中的实用性而驱动的。在高需求时期,USDT 与美元的挂钩会向上打破 (即 1 USDT 的价格超过 1 美元),这创造了一个套利机会,交易员可以以 1 美元的价格从 Tether 购买新铸造的 USDT,从而以折扣价购买其他加密货币或者美元。而当这种锚定向下打破时 (即 1 USDT 的价格低于 1 美元),这同样也创造了一个套利机会,即交易员可以以更便宜的价格购买 USDT,这有助于恢复其与美元的锚定。在正常情况下,即使 USDT 价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跌破 1 美元,最终套利者也会购买更便宜的 USDT 并恢复其与美元的锚定。至关重要的是,这需要对 Tether 的信任:套利者必须相信 USDT 最终可以按 1 美元的面值赎回美元,或至少高于购买价格。问题是,根据 Tether 的服务条款,这并不能保证,而且 Tether 并非以负责任的财政管理风格而闻名 (Tether 一直因为其支撑 USDT 发行量的资产储备透明度问题而备受诟病)。因此,在强劲的抛售压力下,套利者帮助 Tether 维持其锚定关系的风险更大。上图截自 Tether 服务条款:Tether 可以延迟赎回,或赎回证券和其他资产 (非美元)。请注意,无论 Tether 是否具有偿付能力,USDT 价格崩溃都可能发生。从短期来看,重要的是市场的看法。这对于比特币来说是件好事我们已经看到,在这个体系中有大量的真正法币和稳定币。所以,即使 USDT 一夜之间崩溃了,那能有多糟糕呢?难道市场不可以简单地淘汰 USDT,并将所有价值转向诸如比特币等其他资产中?呃,这方面我们得好好想想。如果 Tether 突然变得一文不值,那么认为价值将「从 USDT 转移到其他资产」的想法,这种想法是对对市场的运作方式以及法币流动性在其运作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的根本误解。当流动性消失时想象一下,如果现实世界中一半的美元被宣布为「假美元」,会立即发生什么?比特币支持者们 (Bitcoiners) 每天都要至少提醒我们 1000 次,比特币的价格是由比特币稀缺性决定的。如果美元突然变得更加稀缺,那么其价值也会相应增长。换句话说,此时拥有美元的人买任何东西都要更便宜 (通缩的奇迹!)。现在,让我们想象一个理想化的加密货币市场,在这个市场上只有两种资产进行交易:「加密代币」和「美元代币」。在这个模型中,所有加密代币都是可互换的,因为它们的美元价格密切相关 (这与真实市场中的情况非常接近)。DeFi 用户也可以想象一个 AMM (自动化做市商),其中所有的加密代币 (BTC、ETH…) 存在资金库 1 中,所有锚定美元的代币存在资金库 2 中。让我们将本文第一部分中的一些数字带入这个想象的市场中。起初这是一个平衡的市场,突然之间,57.8% 的「美元代币」供应量被发现毫无价值。由于「真正的」(有价值的) 「美元代币」的稀缺性增加了 57.8%,因此它们应该立即可以以 136% 的溢价交易 (仅在这个想象的市场内!它们在现实世界中仍然价值 1 美元)。但这仅仅是个开始。现在那些毫无价值的「虚假的」「美元代币」的持有者会试图将这些代币抛向市场,这会进一步推高「真正的」 「 美元代币 」 的溢价。换句话说,其他那些以美元代币计价的「加密代币」将变得越来越便宜。但这还不是全部。美元流动性提供者和做市商将逃离加密货币市场——毕竟,没有人希望成为「虚假的」「美元代币」持有者抛售的受害者。因此,我们会看到「真正的」 「 美元代币 」 变得不可用的情况,因为流动性提供者和做市商会逃离加密货币市场。「美元代币」需要保证市场的基本功能:做市、套利、贷款偿还等,没有这些功能,市场就会冻结。当然,实际市场要复杂得多,不会完全像上文描述的那样表现。但基本论点是:如果所有 USDT 明天被发现毫无价值,那么所有加密资产的法币价格将暴跌,且随着大多数美元流动性消失,市场将经历流动性冲击。正如摩根大通在 2021 年 2 月发布的比特币报告中所提示的:「需要关注比特币市场的尾部风险,因为对 USDT 突然失去信心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流动性冲击,危及最大的需求和流动性池的准入。」上图截取自摩根大通于 2021 年 2 月发布的比特币报告Tether 是部分储备金?如果市场真的因为对 Tether 失去信心而崩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得看 Tether 的储备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值多少钱。毕竟,如果 Tether 真的能在崩盘后拿出 627 亿美元现金,那么这种恐慌是没有道理的,对 Tether 的信心可能会恢复,市场最终会恢复。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如果 Tether 价格崩溃,Tether 的储备金值多少钱?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知道流通中的 627 亿 USDT 是如何产生的。通常应该是流入 Tether 银行账户的美元 (储备金) 与 USDT 的供应量是 1:1。但如果你看一下 Tether 的储备金分类 (见下图),特别是「商业票据」占到的很大部分比例,你很容易就会发现,Tether 可能参与了部分准备金银行业务。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准备金」意味着 Tether 只收到了 627 亿美元客户存款中的一小部分。部分 USDT 供应量通过发行 USDT 贷款而产生,而没有相应的资金流入。从本质上讲,Tether 是在杠杆化其客户的存款,这正是商业银行在 TradFi 中创造法币的方式。你也可以把它看作一个杠杆货币市场基金。上图:截止 2021 年 3 月 31 日 Tether 的储备金情况USDT 的发行流程可能如下所示。假设有一家名为「Paolo Co.」的假想公司,其名为「Delta Bank」的子公司由 Tether 高管共同拥有 (就像 Tether 和 Bitfinex 最终拥有相同的所有者一样)。Tether 使用最新铸造的 USDT 从 Paolo 公司购买商业票据。Paolo Co. 随后将借来的 USDT 投资于加密货币市场。于是,商业票据进入到 Tether 的储备金中,这将使得所有 USDT 都「100% 由储备金支持」,而且这将使 Tether 的储备金篮子看起来像一个货币市场基金,让加密界的大多数人安心。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是真的,但这也是有可能的。在我看来,我们应该要求 Tether 提供适当的证据,而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假设最坏的情况!加密货币市场关于 Tether 的格言:「基于信任,而不是验证」我毫不怀疑一些投资者已经铸造了 USDT 并将 USDT 赎回成美元 (有传闻表明他们确实这样做了),但考虑到 Tether 的银行业务问题和法律问题历史,我很难相信机构投资者真的把 627 亿美元转给了 Tether。在我看来,Tether 实施部分准备金的解释似乎更现实。请记住,就像 TradFi (传统金融) 一样,加密货币市场是一场每个人的目标都是利润最大化的游戏。Tether 在一个不受监管的市场中处于一个不透明的角落,人们倾向于相信它说的任何话,因此它有很大的变通规则的余地。Tether 也多次被发现撒谎。用纽约司法部长的话来说 :「Bitfinex 和 Tether 不计后果地非法掩盖巨额财务损失,以维持他们的计划,并保护他们的盈亏底线。Tether 声称其虚拟货币一直完全由美元支持,这是一个谎言。这些公司掩盖了投资者面临的真正风险,它们由无证、不受监管的个人和实体经营,在金融体系最黑暗的角落里交易。」赌场总是最后的赢家问题仍然是,为什么 Tether 和交易所可能会让整个市场处于风险之中?在 TradFi (传统金融) 市场,道德风险( Moral Hazard) 是导致金融危机的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银行总是在牛市期间盈利,但在市场崩溃时却得到纳税人的救助,因此它们没有什么动机去负责任地行事。可以推测,由于缺乏监管和问责,在不受监管的 (加密货币) 市场中,这种情况会更糟。部分问题在于,Tether 这种肥尾风险(fat-tail risk)在很大程度上转移到了 USDT 持有者身上。Tether 和中心化交易所都不会负责按面值将 USDT 进行赎回。因此,如果 USDT 脱钩发生,USDT 和加密货币的持有者将首先因为资产贬值而蒙受损失。当然,连锁反应也可能导致交易所破产,但至少它们的处境会比持有者好得多。市场上曾多次出现持有者分担损失的情况,而交易所则继续运营。总结在我看来,Tether 的信任危机可能会对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虽然大玩家们可能会通过回购大量 USDT 来恢复其与美元的锚定,或者通过成功地向市场保证所有的 USDT 可以按面值进行赎回,从而来抵消这种危机,但无法确定这将会发生,除非你非常信任 Tether 及其附属公司。Tether 基于部分准备金发行,在加密市场的「底层」创造了隐藏的杠杆。我认为,由此造成的系统性风险是不可接受的。事实上,市场中的大多数参与者根本不承认这一风险,而且有时会为 Tether 辩护,而不是让它承担适当的责任,这说明了市场的不成熟和自我监管的无能。无论你从根本上如何看待加密货币领域,只要 Tether 仍然具有系统重要性,加密货币资产就不可能成为可行的长期投资。从长远来看,摆脱 USDT(不管它是不是黑天鹅)将会带来一个更加成熟和强劲的市场。人们可以长期看好 DeFi 的价值主张,同时仍将这个市场视为赌场。二者并不矛盾。感谢 Frances Coppola、Gerhard Wagner 和其他一些不愿透露姓名者对本文的贡献。作者注:我在区块链领域担任了 3 年的安全审计员和工程师,参与了 Aave、Bancor、mStable 等 DeFi 协议的审计和形式化验证,并参与了其经济风险评估。本文可视为对 Tether 的风险评估。数据来源本文使用的数据是在 2021 年 6 月 14 日至 6 月 17 日期间从以下网站收集:TheBlockCryptoGlassnodeCryptoQuantCoingeckoLivecoinwatch